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禅师的文娱章节列表精彩章节最新章节】主角黎明白

【禅师的文娱章节列表精彩章节最新章节】主角黎明白

发表时间:2020-09-17 21:05:08    编辑:孙喆
禅师的文娱

《禅师的文娱》为夏耕烟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一个欢乐禅师的文娱人生,生命在于搞笑,能创造多少快乐,就能收获多少能量。

...

作者:夏耕烟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
立即阅读

《禅师的文娱》 小说介绍

完结小说《禅师的文娱》是夏耕烟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黎明白,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眼见为实。中年男人只相信自己进门时看到的场景,根本就不听欧大业的解释。几人见他不老实,准备再次对他进行批评教育,这时,一个穿着警 ...

《禅师的文娱》 第六十二章 无罪辩护

眼见为实。

中年男人只相信自己进门时看到的场景,根本就不听欧大业的解释。

几人见他不老实,准备再次对他进行批评教育,这时,一个穿着警察制服的年轻人向这边走了过来。

中年男人向警察喊道:“小王同志,这小子可能是个惯犯,恶行累累,你们抓回去可要好好审一审,别轻易把他给放喽。”

“宋先生,多谢你们的协助,才让我们这么轻松就把这小偷给逮住了。”

民警小王向四位热心的居民表示了感谢之后,便严肃地说道:“请你们放心,像他这样的不法之徒,我们一旦抓住就绝不姑息,没把他教育好之前,一定不会把他放到社会上,让他威胁到群众的财产与生命安全。”

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刺耳呢?欧大业可不怕制服,便学着刘老训人时的语气说道:“喂!我说你这个小同志是怎么回事?就算我是小偷,现在被你们抓住了,可是事情还没查清楚,我的身份也只是犯罪嫌疑人,而你用不法之徒来形容我,是不是有点武断啊?”

“这个...刚才你持械行凶的事情,我们都亲眼目睹,应该差不了。”

小王还是菜鸟民警一只,做起事情来未免稚嫩,一时口误被欧大业抓住了,脸上的表情有些尴尬,只是稍微地辩解了一句。

“应该差不了?你这话可是有些不负责任啊,作为一个警察,你...啊!我的胳膊要断了!”

欧大业正在与警察讲理的时候,突然就感到胳膊被狠狠压了一下。

“小子,没想到见到警察了,你还敢这么嚣张,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这个姓宋的中年男人又狠狠地扭了扭欧大业胳膊,似乎是觉得他不乖,要对他略施薄惩。

“啊~”欧大业感觉胳膊被掰扯的有些痛,便大声喊道:“大佬,宋大哥,你下手可要轻点,我这细胳膊细腿可经不起你胡乱折腾,待会儿我要是无罪释放了,你可就是故意伤害罪了啊,到时候我可就要去法院告你。”

“告我?哼!我就是一名律师,你想告我,就尽管来啊!”

“噗~”

欧大业真是哔了狗了,没想到还遇见一个长得这么粗糙的律师。

而且这人办事毫不讲究逻辑和证据,根本就是一个莽撞的糙汉子,哪里有一点律师的气质啊!

“宋大哥,你真的是律师?”欧大业有些不相信。

长得三大五粗的宋姓汉子抬起头,一脸傲娇地说道:“那当然啦,怎么,你怕了?”

欧大业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宋大哥,你打官司是不是经常输啊?”

“嘎~,你怎么知道啊?”

欧大业故作深沉地感叹道:“因为一个喜欢抓贼的热心市民,绝对不是一个好律师啊!你明白吗?”

宋律师懵懂地摇了摇头,回过神来,发现欧大业一直被他摁着,看不见他的动作,便补充道:“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呢?”

“哎,小孩儿没娘,说来话长,你能不能先放开我,让我起个身啊,这么趴着说话,多别扭啊。”

宋律师没有立即放开他,而是看向了一旁的小警察,想听听警察的意见。

民警小王点点头,说道:“先把他放了吧,我们人多不怕他跑了。”

“嘿嘿,警察同志你放心,我是清白的,当然不会跑,要是我跑了,就再也说不清楚了。”

“好吧,既然你配合,我们的工作开展起来也会方便许多。”

欧大业被放开后,说着话,就慢慢地站起身来,拍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泥土,看着自己新换上的衣服都沾满了泥浆,心里的槽点都满格了,真想拎起这些二B耳朵,好好地问问,‘二B们,你们见过长得像我这么帅,这么正气盎然的小偷吗?’

只是他们人多势众,无论从智力还是武力上,他都比不过啊!

算了,欧大业叹了口气,指着自己住的厢房说道:“这次真是一场误会,我就住在那一间房子里,因为院子门被闩上了,我叫不开门,才会想着翻墙进来。”

“你真住在这里?”小王不可置信地问道。

“真的,我屋里就有我的证件,我可以拿给你看看。”

欧大业从兜里掏出钥匙,向几人晃了晃,然后走到自己的厢房前,打开门锁,转过身说道:“大家一起进屋坐坐吧,虽然你们误会了我,但我也不怪罪你们,我知道抓小偷,保护群众的财产安全是你们的工作,我理解,也很支持,下次如果看到小偷,记得叫我一起,我抓贼很厉害的,保证让真正的小偷逃不掉。”

将几人邀请到屋里后,又为他们添茶倒水,伺候了一波。

随后他从包里找出自己的身份证,递给了小王和其他几个人看了看,顺便把自己和屋主的关系,住进来的时间,还有翻墙的原因都讲了一遍。

民警小王看着他找出来的证件,听着他的叙述,心里也慢慢地相信了。

“你既然住在这里,为什么没见你到辖区的派出所做登记?”

“额,我住在亲戚这里,不知道要登记啊。”欧大业原来做惯了流民,根本不知道有这么个规矩啊。

“在我们辖区长期居住的住居,都要做个登记,这是规定。”

“那我现在登记可以吗?”

“也行!”小王在派出所也兼顾户籍管理方面的业务,就拿出笔记本,将欧大业的身份信息、籍贯信息、来京的目的等等都记了下来。

写完了之后,小王突然又想起了屋外的女孩子,便严肃地说道:“等等,欧大业,就算你是住在这里,翻进自己的院子不算是小偷。但是你持械行凶,对女孩有不轨意图,这总该是事实吧?”

欧大业拍了拍额头,解释得太多,他都有些烦了,“警察同志,我拿棍子只是为了打老鼠,哪里有持械行凶了啊?”

跟进屋的宋律师说道:“欧大业,我们可没见着老鼠,只见着你拿着根棍子,正在威胁女孩,准备对她施暴。”

小王点了点头,说道:“就算你不是小偷,但是你意图对女孩行不轨之事,我们亲眼目睹,你该无法狡辩吧?”

意图不轨?

这罪名往小里说,就是耍流氓,调戏良家妇女。

呵呵,往大里说,就是强干,最某个特殊时期,都够得上枪毙了。

这罪名他可担不起。

“警察同志,这可真是冤枉啊,我拿着棍子打老鼠的时候,被女孩看见了,她可能受到了惊吓,便大声叫喊起来,我担心她声音太大,被邻居听见了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想要上前安慰她,哪知道她胆子那么小,还以为我要对她怎么样。”

欧大业简单地解释了一遍,最后总结道:“这一切都是巧合加误会,我真的是一个好人,从来没有干过坏事,今天我还扶了一位老奶奶过马路呢。”

“老奶奶?她姓什么?在哪个十字路口?什么时间扶的?你说说吧!”宋大律师一脸严肃地问道。

擦!有必要这么认真嘛!欧大业想起自己扶老***事情,已经是在几年前了。

于是,他很无奈地说道:“我忘了,如果我明天再扶老奶奶过马路,一定会记清楚的。”

“哼,谎话连篇。”宋大律师瞪着酒盅大的眼睛,一脸鄙夷地看着他,“还想在本大律师面前说谎,你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你难道不知道我律师界的外号叫作猛张飞吗?”

欧大业摇了摇头,这个律师界的事情他还真不了解,只是他觉得用这个绰号来形容一个律师,似乎并不是夸奖吧?

宋大律师似乎看出了他心中的疑问,得意洋洋地说道:“猛张飞穿绣花针,粗中有细,这你都不知道,真是无知!”

粗中有细?狗屁!

瞧他看人时,眼睛瞪得像铜铃,最多是一只黑猫警长!欧大业不屑地撇了撇嘴。

“咳咳,咋们还是说说你刚才持械行凶的事情吧!”警察小王见几人的话题要被带歪楼了,就赶紧出言纠正。

欧大业知道几人都不相信他的话,多说无益,他想了想,说道:“警察同志,你可以把女孩叫来对质,听一听她的解释啊。”

小王点点头,就出门去了。

过了片刻,他就带着一位老警察,一个中年大妈,还有一个神情怯怯的女孩子。

看清了女孩的面孔,欧大业可以确定她就是未来的明星苗小葡。

只是这个世界的苗小葡似乎有些不同,因为她今天的表现,让他有些惊讶。

在银幕上,苗小葡的人设不应该是英气勃勃的男人婆形象吗?

而现在呢?却是一副马善被人骑的柔弱形象。

为何两个时空中的苗小葡差别如此之大?

难道是因为她现在年龄还太小,人设还没有建立?

欧大业不太确定,只是深深地看了苗小葡一眼。

没想到苗小葡胆子很小,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就吓得微微地后退了半步。

这小妞真是软弱可妻啊!欧大业微微地弯了弯嘴角,露出一个坏笑。

见到苗小葡的动作,站在她身边的大妈立即移动肥胖的身体,把她护在身后,像是护着小鸡仔儿一样。

大妈轻声细语地安慰了几句,然后猛地转过脸,瞪着欧大业,大声吼叫道:“小子,你最好老实一点,敢在我面前耍流氓,你胆子不小啊。”

“呵呵,阿姨刚才的事都是误会,你看我这一表人才的,还用对小姑娘耍流氓吗?”欧大业陪笑着辩解几句。

“呸!小白脸里就没有几个好人,你比一般的小白脸还白,就更不像个好人。”刘大妈一脸不屑地朝着欧大业喷了几口。

呃,大妈太剽悍,惹不起啊!欧大业无奈地耸了耸肩,便转过头,乖乖地坐着,等着下一步调查。

闹了一场,他有些累了,想着早一点将这件麻烦事情解决,好早早休息。

接着,他就听到警察老王向苗小葡问了刚才的事情。

苗小葡想了想,说道:“我是今天下午从家里过来的,来的时候,院子里没有人,我开始收拾房间,等我忙完了之后,就把院子门闩上,在屋里...洗一下,还没洗完,就听到门外传来一阵敲门的声音,我以为是丹晨姐回来了,就穿着睡衣出了房门,然后就在院子里看到了他。”

说到这里,苗小葡偷偷地瞄了欧大业一眼,继续说道:“我见他手里提着一根木棍,气势汹汹地向我跑来,我以为...当时我心里害怕,就大喊了起来。”

副所长老王想了想,看向苗圃,问道:“苗小葡同学,他有没有威胁,或者是胁迫你?”

听到老警察问到这个问题,欧大业心里还是有些紧张,虽然真没干坏事,但他害怕苗小葡胡说作伪证,那他有可能就要去局子里走一趟了。

于是他紧紧地看着苗小葡,希望她的思维不要出现误差或者故障。

只见苗小葡抬起头,又看了他一眼,可能是被他闪亮的目光吓着了,顿时想遇见怪兽了一样,小身子向后一缩。

坐在苗小葡旁边的是那位报案的中年大妈。

大妈看到苗小葡有些紧张,就搂着她的肩膀轻声低安慰几声,“不要怕,我们都在这里,如果他欺负你了,你就告诉警察,让警察法办他。”

大妈说完,抬起头来,狠狠地瞪了欧大业一眼,目光里充满了鄙夷,像是看强干犯一样。

擦!这是怎么回事?欧大业被两人的动作搞得一愣一愣的。

难道自己真的对苗小葡干了不道德的事情?

欧大业想了想,觉得自己的大脑非常的清醒,还能清晰地记起前后一小时里发生的事情,他非常确定自己没有乱搞,也没有被外星人夺取记忆。

“苗小葡啊,我刚才可没碰你,在警察同志面前你可要说实话啊。”

欧大业见苗小葡还不表态,就立即出声提醒到。

苗小葡抬起头看着他,心里有些好奇,不知道他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

欧大业见苗小葡到现在还在发愣,心里头火急火燎的,便出声说道:“大小姐,姑奶奶,别发愣啊,你快点回答警察同志的问题,好证明我的清白啊!”

老王说道:“你别急,稍安勿躁,如果你真的什么也没做,我们也不会冤枉你。”

‘呼~’欧大业看着苗小葡磨磨蹭蹭的,觉得她一点也不爽利,真不知道娱乐新闻上怎么会把她宣传成一个女汉子的形象,这人设,完全是胡编乱造啊。

还是说穿越一个时空,苗小葡就不再是苗小葡了?

“他,他没有碰我。”

真是妞抱吉他半遮面,千呼万唤屎出来啊,欧大业等了好久,才等到她说出这句话。

“呼~”

“不过...”

欧大业刚松了口气,就听到苗小葡说了两个字又停了下来,他的心里顿时咯噔一下,被她的转折词吓坏了。

不过什么啊?

这事情不应该已经说完了吗?还关‘不过’的屁事,‘不过’很忙的,别乱用!

欧大业最讨厌人说话说一半,恶心死人不偿命。

禅师的文娱
夏耕烟/著| 都市| 连载中
《禅师的文娱》为夏耕烟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一个欢乐禅师的文娱人生,生命在于搞笑,能创造多少快乐,就能收获多少能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