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公子不悔婚,刁蛮娘子莫跑
公子不悔婚,刁蛮娘子莫跑

公子不悔婚,刁蛮娘子莫跑 蓉岚 著

已完结 小侠小姐

更新时间:2020-06-29 22:27:29
主角是小侠小姐的小说《公子不悔婚,刁蛮娘子莫跑》此文是蓉岚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四岁上树捉鸟,六岁拳打家丁,八岁文武双全,奈何身为女儿家,不能精忠报国已不遂愿,只期望嫁给身强力壮的将军,夫妻双双镇守边关,只……只为何新婚之夜,她的相公是个弱鸡? 爹爹,她要悔婚!...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何温柔叹了口气,抬眼看时,白氏的屋子就在近前了。

素研笑着应承何温柔,心下却纳罕,这何大小姐与旁的闺秀真是大不相同:

“少夫人,到了,我去给您打帘子。”

素研掀了帘子,何温柔便闻见一股淡淡的香气,她闻出这是上都贵夫人们喜用的佛檀百梨香,都是从上都城外的南华寺里求来的,一两千金,已成了一种风靡之物。

她在家里时也曾笑话何夫人,让她也去求些来点,何夫人当时只笑道:“一两千金,给南华寺添香油钱么。你娘是舍不得这些钱,我闻不惯香,晚上点点府里自己制的安息香就好,十两银子可得一大包了。”

何温柔想到刚刚那些婢女们说的话,暗笑她们倒还真说的是,阿花出于贫地,自是比不得豪门夫人舍得一掷千金了。只是,她私心倒是更喜欢自己娘亲的做派。

这么一走神,何温柔已经随素研绕过屏风,走进了里屋。

白氏端坐于榻上,一身紫色折枝牡丹蕙草金丝裙,脖间一条南海珍珠玉串,腕上一对金绞丝镂空牡丹纹翡翠镯子,白脸圆下巴,眉眼细细,嘴角微微垂着,看起来不大好亲近。

何温柔看她这一身富贵逼人的打扮,暗叹好一个丞相夫人,规规矩矩行了一礼:“见过夫人。”

礼未成茶没敬,何温柔摸不准该叫她什么,且自己并不想做她家的媳妇,故而还是叫了一声夫人。

白氏并不在意她叫了自己什么,点头算是应答,旁边却又站起了两个人。

何温柔这才注意到这屋子里还有两个人,年纪和自己相仿,其中一个眼熟得紧,她一看,正是和自己很有些交情的胡怜染。

胡怜染正是尚书胡言的女儿,与何温柔也算是自幼相识了。她一身杏子红绣梨花春衫,系一条春水皱撒花雪绉裙,腰间一条三指宽兰草流云束腰,盈盈而立,衬得整个人妍丽窈窕。

胡怜染看见何温柔,亲切上前笑道:“温柔,今日的事你可惊着了,别内疚,瑾哥哥没什么大碍。”

何温柔朝她点点头,看见她身后的少女,一身水蓝绣蝴蝶花的锦裙,头上簪了一对团花金银钗并一对浅色绢花,脸上微微有些婴儿肥,杏眼圆睁看着何温柔,并不似胡怜染那般友好。

“芳儿。”白氏的声音传来,带着些不悦的催促。

白芳芳这才向何温柔福了福身子:“何姐姐。”

何温柔明白过来这少女正是白氏的内家侄女白芳芳,算起来也算是莫相瑾的表妹。她也未叫自己表嫂,何温柔也不介意,对她笑了一笑。

几人见过礼,胡怜染便拉着白芳芳笑意盎然地出去了,何温柔总觉得胡怜染笑得有些过于灿烂了些,今日虽是办喜事,可并未喜得起来啊。

而那位白芳芳,一直鼓着腮帮子,倒像是不大高兴。

屋里的人皆退了出去,白氏招呼何温柔坐下,何温柔想了想,低头道:“今日温柔鲁莽,闹出这么大动静来,丢了贵府的脸面,还望夫人海涵……”

她本想着白氏叫自己过来,必是要教训自己一通,横竖自己心里也过意不去,还是伏个低道个歉为好。

谁知白氏神色倒比方才和缓了些,她捧了鱼戏莲纹青瓷茶碗轻啜一口,而后以丝绢拭了嘴角,露出一个笑来。

她这笑却叫何温柔有些茫然,打不定她是什么意思。

“我知道这门亲结得太仓促了些,你心里有些不大愿意。今天的事儿我并不怪你,大家都是女子,我也是打年轻里过来的,知道女子都想嫁个中意的夫婿,日后才能和美。”

何温柔一愣,想不到这个白氏如此通情达理,竟站在自己这边说话,立刻解释道:“莫公子也是很好的,只是我偏爱武才。”

白氏点了点头,倒笑得比方才更和煦了。她一笑,眼角堆出细纹,显出了些岁月痕迹。

“的确,个人有个人的缘法,你和他不投缘,强扭的瓜不甜,我都懂的。”白氏笑道。

白氏实在是宽宏得过了头了,何温柔有些怀疑莫相瑾是不是她亲生的,不过何温柔想了想,莫相瑾还真不是她亲生的。

“所以,你只管说通了相瑾,便可解了这桩婚事。你放心,你莫伯伯那里,自有我去说。”白氏含笑的目光觑着何温柔,带着些鼓励之意。

何温柔迟疑了一下,不知为何,她怎的觉得这白氏没安什么好心呢……不过不管白氏打的是什么算盘,若能顺利解了婚约,对她可是好事一件,何温柔想了想,还是应承了下来。

见何温柔点头,白氏目光更柔,她手边放着个朱漆雕牡丹的锦盒,白氏将那锦盒推到何温柔面前:“不管咱们能不能做成婆媳,我都打心眼里喜欢你这孩子。这是我给你挑的礼物,你收着,便算是为了咱们的缘分。”

何温柔将锦盒打开,里头一支莲叶纹雀衔珠镂金钗,雕工细致,宝石生辉,玲珑精巧,一看便是上都城里顶好的首饰师傅的手笔:“夫人如此通情达理,还送温柔这样的大礼,叫我怎么过意得去。”

“如此见外做什么,你今日是我府里的新娘子,便是做不成儿媳,也可叫我一声伯母的。”

何温柔闻言便将锦盒合上收起,笑道:“那便谢过伯母了。”

何温柔又和白氏寒暄了几句,收起锦盒便起身离去。小侠一直等在门口,见何温柔出来,忍不住问:“小姐,怎么样,莫夫人说了什么?”

何温柔拉了小侠走出几句,眉头一蹙:“奇了怪了,这莫夫人非但没怪我,还让我自己去和莫相瑾解除婚约,最后还送了这支金钗给我。”

何温柔将锦盒递给小侠:“你说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是真心想让我退了亲事,还是有心坑我呢?”

小侠还未回答,何温柔便听“嗖”的一声,有石头穿风而来,只是力道太小,何温柔轻轻一侧身,那石头便打偏了,咕噜噜滚在地上。

“谁?”

何温柔转头看去,却是白芳芳鼓着腮帮子瞪着她。何温柔不知这白芳芳为何总要鼓着个嘴巴,活像脸肿了,恨不能给她找块冰帕子敷敷。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