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传家
传家

传家 雕栏玉砌 著

完结 小红张嫂

更新时间:2020-05-22 05:40:00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传家》的小说,是作者雕栏玉砌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痛经痛到穿越,她也算是第一人了。  好死不死还穿到个从良的歌姬身上,此女秉性非凡,竟然能以一人之力,引得天下人皆恨她入骨,让悲催的穿越女不得不努力的重新塑造自己的形象。  好容易,改变形象成功了,为毛,老天貌似又跟她开了个玩笑?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方白苏略带懊恼的走出院子,闹不明白自己是为何生气,想了许久才决定是因为小梅的失职,本该她干的活竟然不尽忠职守,却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才不是为了那个扫把星女人呢!

将小梅可能去的地方都找了一遍,却是没看见半个人影,他也不好开口去询问,唯有沿着小路往回走,刚过午饭的时候,院子里的媳妇丫头个个都无精打采的,到了程水若这个小院子因为僻静,越发的无人问津,因此他初时来是走的大路,此刻回去却是不成了。

打了个盹的下人们纷纷出来捡起手边的活计,方白苏为了隐蔽不得不挑了条小路回去,心中的懊恼却是越盛。

从庭院的小道穿行,方白苏选的路都是贴着院墙,突然听见外面传来一阵争吵声,小梅的大嗓门格外的刺耳,

“……她辛辛苦苦的替你们生下了个儿子,到这时候你们倒是不管她了?李富贵,你个没良心的东西!”

随即又是一阵吵吵嚷嚷的声音,像是有人劝说,又有人反驳,方白苏听的不真切,也不耐烦听明白,只需要知道找到正主儿了就是,望着高高的院墙想了想,随即往右边的一条小道一拐,顺着弯弯曲曲的走了一路就到了一道小门前,门上恰好没有落锁,伸手轻轻一推就开了。

门外是一条不宽的巷子,因为长年见不到阳光路边和墙角这些地方都长着厚厚的青苔,还有一股说不出的味道,方白苏皱了皱鼻子还是踏了上去。

走了不多几步,就瞧见一个四合院模样的房子,小门是开着的,院子里站了一大堆人,吵吵闹闹的声音就是从这儿传出来的。

这会儿一个婆子正叉着腰骂道,“她自己没福气怪的着咱们家不厚道么?人人都知道生孩子就是鬼门关上走一遭的事儿,挺得过来自然有享不尽的福气,挺不过来也只有罢了。咱们家好汤好水的侍候着就算是仁至义尽,她死了自然会替她立碑刻字,你有心在这儿吵吵闹闹,惹得你姐姐死前都不安稳,还闹的你外甥受了惊吓,你信不信我放狗咬你出去?”

小梅此刻被一个妇人抱在怀里,仔细瞧来正是吴大娘,正满脸泪水的劝着她,小梅本已经有几分认命,闻言却是又跳了起来,叫道,“娘,您别拦着我!他们家连个大夫都舍不得请,还说什么已经仁至义尽?”

吴大娘红着眼眶道,“我去柜上已经请教过两位大夫,他们都说没有法子,这种事儿谁家遇上了也就只有这样,这就是命啊……”眼见着自家大闺女生了个大胖小子,谁也了不到接下来是这样的情形,原本欢欢喜喜的事情转眼就要变成丧事,吴大娘唯有红着眼眶拦着自家小女儿。

在一边看了半晌的方白苏早就不耐烦了,众人说的话他皆不是很明白,索Xing背着手大摇大摆的走进去道,“小梅!你在这儿做什么?”

小梅被吴大娘的一番话说的眼眶通红,但对亲姐的感情让她怎么也没办法接受这个事实,突然听见方白苏的声音,不由得眼睛一亮,一把推开挡在跟前的人,叫道,“七少爷,您救救我姐姐吧!”

在院子本就是方家的产业,专门留给方家家生子住的地方,人人都是识得方家七少爷的,见状纷纷过来请安,方白苏不耐烦应付这些,只是摆摆手问道,“你姐姐怎么了?”

谁知道小梅还来不及回答,吴大娘便迫不及待的道,“七少爷,这种事不敢污了少爷的耳目……”顿了顿,擦了擦眼角哽咽道,“一切都是小莲的命……”

方白苏有些不悦的昂起头道,“我祖父是人人称道的神医,有什么病不能治的?”顿了顿,就要往房间里冲,“我倒要看看是什么病!”

众人吓了一大跳,产妇的房间就算是成年男子也是不允许进的,小孩子更是不能进了,若是今天让方白苏进去了,他们再大的面子怕也会被方家所不容,势必会赶他们出家门,要想再找到这样好的东家可不是容易事了。

众人齐齐色变,好几个婆子拦在门口挡住方白苏叫道,“七少爷,使不得!”

吴大娘站的较远,来不及拦上前去,瞧见众人拦住了方白苏,这才狠狠的剜自家女儿一眼,上前去道,“七少爷,您还是不要进去了,这病,老太爷来了也怕是一样的结果,就让她去吧。”

方白苏少年心Xing,哪儿听得进这些话,旁人不说还好,一说反倒是激起了他的Xing子,伸手就要拨开挡在前面的婆子,一边道,“让我瞧瞧再说!”一脸的不相信。

几个婆子闻言差点没哭了出来,谁都知道这位少爷是方家最受老爷子疼爱的,其母又是个吃不得亏的主,养成了一副无法无天的Xing子,还好本Xing不坏,这会儿他们倒是期盼着方白苏能够Xing情冷漠一些,休要再管他们院子里的小事儿了。

吴大娘见状连忙推了小梅一把,小梅这会儿也不知道自己一番动作会惹来这么一场麻烦,本希望能通过方白苏,请动方家的几位老爷来替自家姐姐瞧瞧,死马当活马医,指不定还能有救,没想到方白苏直接就要往产房里奔,真让他进去了,这四合院里在场的人恐怕一个个的都躲不过一场重责。

被吴大娘推了一把,便醒悟了过来,虽她不介意方白苏闹上一闹,却也不敢真个让他进去了,连忙上前去一把拉住方白苏的手凑到方白苏的耳边道,

“七少爷,这儿是产房,男人和孩子都进不得的,您若是有法子救我姐姐的Xing命,我定然感激不尽,可是,若是放了您进产房,我们怕是要受到三太太的责罚,还请七少爷可怜可怜我们吧!”

方白苏闻言脚步不由得停了下来,回头望着一双双希冀的眼神,懊恼的道,“不看见病人我怎么替她诊治?”

其中一个婆子正要开口,被小梅抢了先,“望闻问切,扁鹊观病者面容即可诊治,我们也可以打开窗户让七少爷瞧瞧家姐的面色,再问她病情,想必依照七少爷的能耐,定然能够诊断出病情的。”

方白苏皱了皱眉,小梅只是望着他的眼睛,脸上带着殷殷期盼,方白苏思考了半晌,终究点了点头,小梅连忙朝那几个婆子使眼色。

几个婆子也是有些眼色的人,连忙分作两拨,一拨将院子里的男子都请了出去,另一拨则是进了产房先将产妇捂的严严实实的,再将窗户打开来,让那妇人露出脸来与方白苏瞧。

这会儿吴大娘不无心疼的瞧着窗户那头在阳光下越发苍白的女儿,到了这个时候还要受这般折磨,眼泪水一个劲儿的往下掉,小梅抿抿嘴在一边劝道,

“娘,咱们是请不得老爷来替姐姐瞧病的,姑NaiNai如今又回了夫家,七少爷虽然年幼,却是深的老爷真传,让他替姐姐瞧上一瞧,若是真的没希望,咱们……咱们也算尽心了……”

小梅心中其实不无希望的,希望奇迹的出现,随便请一个大夫回来瞧,还不如让方白苏瞧了,若是他无法解决,根据这些日子她对这位少爷的了解,他势必会回去求教家中长辈,指不定还能有什么奇迹出现。

吴大娘何尝不知道自家女儿的想法,只是想到事情的不可为,一张脸崩的紧紧的,唯有眼角的泪水不断的往下掉。

方白苏看了那女人的脸片刻,便开始询问那几个婆子一些问题,问完了眉头便越皱越紧,最后一张脸变得铁青。屋子里的女人明显是一张失血过多的脸,他在医书上瞧过,这种伤势怕这是神仙都救不回来的。

一时间想起方才自己许下的滔天诺言,只觉得脸上又红又烫,小梅见状不由得露出失望的神色,吴大娘到底经历的风浪多些,虽然经历了又一次的打击,失落不少,依旧推了自家闺女一把。

小梅回过神来,凑到方白苏身边问道,“七少爷,你是找奴婢有什么事吗?”

方白苏正是尴尬难以下台的时候,听见小梅的声音,突然想起自己的来意,抬头看了看天空的太阳,才发现自己出来已经很久了,恍然大悟的叫道,“完了!她不会被饿死吧?”

此言一出,小梅也才想起自己的职责,不待吴大娘催促,小梅已是拉起方白苏的手就要离开,方白苏一句话漏了嘴,眼神发虚的瞧着周围众人,见众人的表情无异,却也不敢再耽搁,一张脸皮都快要丢尽了,低着头跟着小梅便跨出了小院儿。

吴大娘望着两人的背影一阵出神,直到一个婆子前来唤她,她才扭过头去,看了看空旷的门楣,又看了一眼呆在屋子里脸色惨白的女儿,咬咬牙,低头进了屋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