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娇妃过道:病宠腹黑王妃
娇妃过道:病宠腹黑王妃

娇妃过道:病宠腹黑王妃 叫我肉肉吧 著

连载中 颜颜悠柔

更新时间:2020-08-06 19:03:56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叫我肉肉吧的原创小说《娇妃过道:病宠腹黑王妃》,主角颜颜悠柔,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前世的自己被登上皇位的夫君和庶妹陷害,死于后位上,重生后,发现自己成了被“前世”毁容的庶妹颜悠柔身上。 什么?要嫁给那个“病秧子”九王玉吟风,,那个“病秧子”还快死了,这么好的婚事,当然得嫁了·······...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本王已经交出兵符,现在不过废人一个,他竟然连最后的亲情也不打算顾及,非要赶尽杀绝不可吗?”

面对这眼前的一行人,玉吟风眼中充血,苍白的脸色间沙场傲然之风却依稀尚存,为首的黑衣人见此顿了顿,但扫眼一过,就只剩下对面的二人,底气却是越发十足。

“王爷,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属下也是奉命行事,念在您曾经对属下们也算不错的份儿上,属下会下手快些,给您一个痛快,要知道,您活着,始终是个障碍。”

说及此,锦衣卫头领手势一下,身后数人立即迎面而上,流影将玉吟风放下,以身抵挡,“王爷,快走。”

玉吟风如今病入骨髓,莫说应敌,就是逃跑亦是困难,眼见流影和那几人打斗成一片,玉吟风极速转身往树林隐蔽处逃去,他现在,还不能死。

但不过霎时,那伙人便分为两拨,一拨继续降制流影,一拨循着玉吟风逃走的方向快速追踪。

眼见剑尖即将触及后背,一抹绯红色闯入眼帘,来人一袭红纱罩面,但身手极其敏捷,手中长剑一撩,那人便直接被剑锋的力道甩飞了出去,随着来人脚尖处长裙缓缓落地,持剑的手中力道更是越发迅速,不过须臾,几人便应声倒地,断了气息。

“多谢姑娘救命之恩。”

玉吟风从跌倒的丛林中缓缓爬起,不知为何,面前这人的身手给他一种极其熟悉的感觉,但那人……

“累赘!”

还未等玉吟风开口询问,面前之人一手撩开面纱,冰冷的眸子撞入眼帘,却让玉吟风为之一愤。

此人,竟然正是他昨日刚刚迎娶进门的丑女王妃,颜家二小姐颜悠柔。

豆大的双目盯着颜初夏望了好半刻,似乎并不相信方才剑法卓绝的女子竟然是她,晃眼之间,颜初夏已经用手帕将长剑上的血渍擦拭干净,回身一个旋转,将之像腰带一般贴附在自己的腰间。

红色的剑柄上一颗红色宝珠,和平日里贵家小姐的装饰品无异,良久,直到颜初夏整理好软剑,将衣服发饰也一并整理好后,玉吟风才缓过神来。

“你怎么会在这里?怎么,刺杀未遂,打算求其次杀了本王?哼,早知是你,本王宁肯死在那群不义之徒手中。”

玉吟风故作镇定地将皱乱的衣袖整理整齐,轻撩墨发,转过身负手而立,傲然的姿态与刚刚疯狂逃命的恍若不是一人。

“愚蠢。”颜初夏冷哼一声,将手中的短剑藏于袖中,转身朝前路走去,面上红纱轻扬,隐隐间透着的一股英气,让玉吟风又是为之一惊。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玉吟风先前购置的私宅处时,已近暮昏,流影满脸是血地归来,见到玉吟风总算宽慰下心来,但在玉吟风身后看到端着茶点出来的颜初夏时,方才放下的心猛地又提了起来。

“她不是来刺杀本王的。”

玉吟风一把按住流影打算拔剑的右手,从托盘中端起一杯清茶,淡淡地呡了一口,“是她救了本王。”

流影惊诧地瞪大眼睛,仿佛对面前这弱不禁风的女子不甚怀疑,但见玉吟风一脸笃定,还是收起染血的剑,双手抱拳,突然跪地一拜,“多谢王妃救命之恩,属下替我家王爷拜谢王妃。”

颜初夏并未打算多在今日之事上多作纠葛,淡淡一瞥,轻幽幽地道了句,“不必谢我,是他命大。”随后罗裙一转,便不见了踪迹。

流影看着女子离去的背影,步步稳重的步调,轻轻张口对玉吟风道了一句:“王爷......王妃看起来真像一个人.......”

玉吟风端着茶杯的手微微一顿,眼神刹那之间有些迷离,举手将杯中的水一饮而尽,淡淡吐出一句,“你多想了,她不可能是她......”

初秋的谧夜,别院中依稀听得鸣蛙凄切。

时间恍若突然之间静止下来,空中群星婉转,稀微的星辰一闪一烁,像似一个好兆头的预示......

接下来的时日,颜初夏便静静地待在别院中,时而煮茶,时而舞剑,一边着手回京复仇,一边又为玉吟风体内的毒素提取解药。

日子悄声过去好几日,直到一日,前院突然多出好些人来,个个携刀佩剑,面容机警。

颜初夏一见,便知机会来了。

将刚烙好的煎饼呈上瓷碗,拿了一席薄纱遮面,步履从容地往玉吟风的书房去了。

“那皇帝老儿欺人太甚,想我边关将士为他豪夺江山之时,分毫奖赏未收,今日竟然赶尽杀绝,连将士们的家人也不放过。真是该死!”

“要我说,王爷一声令下,将士们替你去夺了那江山,那原本就是属于你的。”

……

“噗嗤……”,颜初夏在门口听他们一言一语争论不住,不觉失笑。

“谁?”门内的人听闻声响,立马警觉,临门之人长剑一撩,木板碎落开来,露出一身段妖娆的青衣女子。

“你笑什么?”

见来人衣衫整洁出现在玉吟风的别院,众人皆是一惊,玉吟风不沾女色,军中人人皆知,若是真有,想来此人必定大有来头。

“一群莽夫,也想谋朝篡位,有这闲工夫,还不如回家买一亩良田,下地耕种的好。”

果然,一语既出,众人又是一惊,多得之余,气愤愈加。

颜初夏扫眼而过,在座的人她大都识得,若论攻池掠地,玉吟风所选的这几人确是个中能手,但如今玉吟风虎符已交,手下兵卒寥寥无几,要想打败手握千军万马的玉宁,却是以卵击石自不量力。

“你一个小丫头片子,你懂什么!今日在座的皆是战场杀敌千万的英勇之士,莫说他一个玉宁,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得敬上三分,你竟敢在此口出狂言,看我不拆了你的脊梁骨,做个磨刀棒!”

说罢,那人便欲起身动手,颜初夏只静静地站着,双目望着不远处位于高座的玉吟风,眼底一片平静。

“且慢。”在大刀落下之时,玉吟风及时呵住,缓缓起身,门口处,女子身后一身薄光,戴着面纱的面容恍惚之中像是与某人重叠交加在一起。

“说说你的看法。”玉吟风来到她身侧,淡淡的幽香席卷鼻间,心中对眼前的女子越发升起兴趣。

颜初夏将手中的托盘放下,随手从方才欲对她下手之人手中拿过那柄九环钢刀,明明是一介女流,足有十几斤份量的钢刀握在她手中,却似一竿脆竹一般。

“京城兵将部署共有三重,一重核心是大内密阁,里面皆是训练有素,杀伐果断的高手,专门负责帝王的安全,俗称内门暗卫。”

颜初夏悠悠启口,清细的嗓音甚至有些稚气,但底气十足,让在座的人不由跟着她的思维一路跳跃,纷纷低头沉思。

“第二重,是锦衣卫。锦衣卫只听命于皇帝,但并非你我平日里见到的那些镇守宫门的小兵小卒,锦衣卫暗在的势利,可不容小觑,一般除非宫廷政变,那些暗藏的势利不会出现。”

“这第三重……”

颜初夏屈膝坐下,随手捧了一杯清茶,淡淡抿了一口,眼角望向玉吟风,却见对方正一脸敌意地回望着自己。

“这第三重是什么?”早已有人耐不住性子,急急询问,方才对颜初夏充满排斥与不屑的一群人,似乎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将她划入了他们的队伍行列。

颜初夏也不兜圈子,直截了当地开口,“第三重便是你们,这些防守边关的将士将领。”

众人俱惊,如梦初醒,颜初夏继续补口道,“天子在,玉玺在,虎符在,你们的亲人在,若是天子令,谁敢不从?莫说反叛之心,就是这最外围的第三重兵卡,你们能突破吗?你们可以,你们的妻儿父母,可以吗?”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低垂下脑袋,颜初夏心中暗笑,预计料已加足,一改之前沉重语气,飘悠悠甩出一句,“不过想将那心狠手辣的皇帝拉下位来,倒也不难,强攻不行,智取便可。只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方才欲用大刀砍她的那名将领至方才被颜初夏徒手夺了九环钢刀之时就已对她刮目相看,此时闻言,忙附和过来,“姑娘有话不妨直说,只要能拿了那狗皇帝的脑袋,刀山火海我们都不怕。”

玉吟风见此,眉梢不禁皱了皱,见自己的人这么快就被这个女人三言两语收买了去,心下对她疑惑更深。

“我的条件,不需你们刀山火海,我只要加入阵营,共同策谋大业。”

轻纱薄面,女子清冷的眸子是众人唯一可以查询的痕迹,却从中只望见一片冰冷。

众人皆是求之不得,纷纷应下,但在这里,玉吟风才是真正的主人,他没答应,一切皆不算数。

待人声屏退,玉吟风才缓缓启口,“你觉得我凭什么答应你。”

似乎从一开始,他就一直在暗中观察她,从她不顾众人嘲讽,一语令人,审时度势用兵遣将的本领亦丝毫不弱于他,这样一个女子,让他觉得危险。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