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玄幻 > 莫倚倾国貌
莫倚倾国貌

莫倚倾国貌 鱼慕柳 著

完结 钱财白白

更新时间:2020-08-05 18:39:53
《莫倚倾国貌》作者:鱼慕柳,玄幻类型小说,主角:钱财白白,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她魂穿来到逍遥岛,成了一只花鬼、一个使徒让他人逍遥,本以为是上天给的恩赐,却没想到这是铁石的磨炼!这里有各种任务、各类杀手,等级森严、规矩如山,她如何靠自己站稳脚跟?幸好,她会别人都不会的才学,她有惊为天人的美貌、敏锐的感知和聪慧的心,在这个连死都不能自己选择的地方,她相信自己可以过得逍遥自在,可是情会让她安生吗?有一张漂亮的脸,却得了无数磨难、万般起伏,别人都以为她的利器是色、是媚,却不知她从未把魅惑之术放在心上,情义与才智才是她的依仗。虽是人间绝色,却也需风雨洗礼、火浪锤炼,她也从未倚靠过自己的美貌、别人的恩施,她相信自己能活得很好!群号:494844223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床有柔羽,屋飘清香,睁眼即可见雅,感耳即可听静。

一向安静的花鬼城,每个院落都孕着寂静、关着哀愁,这里的主子仅仅是看似尊荣,过得比下一阶级的人好几分罢了。

这个感触,初樱已经得了三天了。

躺在床上三天的初樱,终于把心静了下来,不再去想这里的恐怖、不再去思考魂穿的玄妙、不再去纠结生与死的抉择,因为她根本没有选择!

今天,五月初五,是初樱到逍遥城的第五天……

第一天,她只记得自己被黑煤窑禁锢,在矿山坍塌那一瞬闭上了眼睛。再次睁眼,初樱看见了昏暗的乌云、高耸的山峰,还有追杀她的一个紫衣女子。

“五七,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刺杀公子!将死之身,逃去何处?”

初樱被当成了刺客,正想解释,却发现自己穿着夜行衣、手持弯钩匕,浑身鲜血、四肢难直。那一刻她也慌了,这是谁的身体?这是什么地方?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魂穿?没做梦吧?

想也没想,初樱逃了,跳进水里差点淹死,这是上天第一次提醒她:此处没有你想的好剧情!

“老天爷,你给我的另一条路是换种死法吗?”

第二天,初樱听说了五七的神勇,也就是她这副身躯的厉害。

这一切都基于她被抓回来,严刑拷打之时,那个紫衣女子给的冷言冷语。信息太多,她只懂了一些。

五七是一个血奴,养在逍遥岛最底层的人,处心积虑地进来就是为了刺杀缥缈公子。这个缥缈公子比岛主位置还高,别说逍遥岛了,就连整个江湖、几大朝廷都要尊他三分。

“上天,我一来就得罪了大人物,还被打得这么惨,即便能活也是个残废,你还不如让我死在煤矿算了!”

第三天,初樱快死了,有人给她喂了药并让她做出了抉择。生还是死?

大殿上坐着的人,高贵而威严,气势不输女皇,只是过于娇媚了些。她说:“你敢刺杀公子,勇气可嘉,想活的话就竞选使徒吧!”

当然,濒死之际,抓到什么都是好的,怎么会去管是什么?

初樱心里嘀咕:“使徒是什么?难道是侍卫、宫女这种人,总不可能让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去杀人吧?”

第四天,初樱住进了一块小院,有人带了一群白袍男子过来让她选择。

院中站了整齐的一排人,高矮胖瘦各不同,但每个看起来或稳重谦卑,或精明深沉,初樱的敏感不让她顺畅地选择留下任何人。

“姑娘,这些是剩下最好的蜂,你不选一个做自己的影子或者师父吗?”

逍遥岛的核心是花鬼城的花鬼,也就是高级使徒,完成任务的女子。她们大有不同、各有所长,但每个人都有一个影子,日夜相伴。没有成为使徒的女子叫蝶,没有成为影子的男子叫蜂。

初樱知道,竞选使徒者都有影子,像她这样技能短浅的人还需要师父。可是,贸然选一个不可靠的人,今后的生活该怎么过?

“可我想要一个……”初樱觉得自己该好好选择,这关系到很多。“我…还有其他选择吗?”

“这里若没有看上的,那就只有影牢的罪人了,姑娘会喜欢戴罪之身?”

影牢,犯错或遗弃的影子待的地方,通常进去了就难以出来。即便有人幸运,有出来的机会,也会受一场烈刑。

所有人都以为她不会选择废物或是沾染了罪行的人,但初樱被抬着去了影牢,并选了一个称心如意的回来。

第五天,也就是今天,初樱觉得身体好了些,手指终于有感觉了。

咳咳咳——

初樱又咳了起来,每到这个点就会咳一次血,据说要咳七天才能清完。

“这里的人真是好手段!”初樱倒在床头,长发垂地,遮掩了她大半视野,而她也就只盯着地板上的血。

受惯了苦,也就不觉得苦了。

活下来,似乎就很幸福了!

噔噔噔……

脚步声响起,地板上有木鞋轻敲的声音,初樱听声就知道是谁来了。

视野中出现一抹素色衣衫,绵柔而薄、色舒而雅,在旁人眼里是低贱者的服饰,在初樱的眼光下是时尚的审美。

这衣服若是放在现代,照这个男子的颜值、身材去穿,绝对是明星级别、电影画质。

没错,初樱选的人很俊,但这不是她选他的原因!

“主子!”

一声低沉沙哑的嗓音响起,这是初樱在这个地方听到的唯一带有温度的声音。

初樱没有说话,只是任由他给她顺气、理发、擦血,然后被他温柔地扶着躺在床上。他做事,向来都是这样低调、沉稳,言不多却细致。

“主子,身体越来越好了,除开这辰时咳血,身子已无大碍!”

“嗯!”

“主子好生歇着,我去煮粥,一个时辰后来服侍主子洗漱!”

初樱咳了一声,偏过头看着他,软着声音喊着:“洛意!”

这个人,叫洛意,不知道是不是前主子取的名,反正所有人都这样唤他。

“洛意在!”

“你……”初樱看了看他低着的眉眼,欲言又止。

洛意长得俊俏,属于耐看型,越看越是有味道,不是那种一瞥惊鸿的艳色,却有久看不腻的特质。

这一身素净衣衫,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却勾得他一副健壮、结实的身材,让人一看就入深思。

因为看了还想再看,初樱不敢多与他交流,因为他给人的感觉总是很遥远。即便,初樱在牢笼中救了他,他却不像任何影子那样低头、卑微、谄媚,这好风骨和沉稳态让初樱十分欣赏!

活下来了,就要好好活着,她知道,自己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帮手!

“洛意,我可不可以跟你谈几句?”

“主子请讲!”

“我知道你比我眼界高、见识广,更了解这地方,你能不能告诉我,我现在是什么处境?”

此话一出,两人都陷入了沉默。初樱的处境,还用多问吗?

“主子真想知道?”

初樱点了点头,“你不说,我只能胡猜。我不了解这地方,也不清楚你们这里的人,连规矩都还没搞明白,根本猜不透啊!”

“主子是觉得一切过于顺坦?”

“对,我明明有嫌刺杀缥缈公子,岛主却给我机会活下去。不仅让我免试,直接竞选使徒,还给了我住处,甚至破例让我自己挑选帮手,这……这总让我不安!”

一个血奴,分明有大罪,不死便罢了,岛主却反而对她好,现在初樱的地位跟蝶一样高了。若是竞选成使徒,那就意味着可以在花鬼城抬起头来了。

洛意沉默了一会儿,脸上还是没有任何神色,好像根本不在意任何事情,哪怕是他的生死。

“首先,主子不能再称我为帮手,洛意只是主子的影子!”

影子,可为奴仆、可为替身,可以为主子做任何事,一荣俱荣,但绝不是主子的私人帮手,他只是一把冷冰冰的武器、形式化的存在。

在逍遥岛,没有人把影子当人,更没有人把影子当帮手。

“其次,主子只能把公子称为公子!”

缥缈公子是逍遥岛地位最高的人,即便权力中心在岛主,但所有人都要更为尊他、怕他。公子的生母被废黜出宫后嫁了前岛主,成了现岛主黑陀的嫂子,而公子是皇城的贵人、岛上的尊者,岛主握权、公子掌财,他的身份可谓复杂又尊崇。

“再者,主子不必不安,在花鬼城的姑娘没有人过得安心,岛主的风格就是如此!若是她看着你欢喜,你就如鱼得水;若她瞧你不顺眼,你就无条件受死……”

“我……”

“与其担心这些,洛意劝主子不如好好养伤。若是不能入围,那就不是使徒,不是花鬼城的有价值的人,意味着没任务接。没有任务接,那就要随洛意一起回冷峰了!”

冷峰,逍遥岛最寒的地方,关押血奴、建立影牢以及惩罚罪人都在此处。如果初樱和洛意这样的戴罪之身不能证明自己的价值,那等待她们的冷峰就是炼狱。

初樱叹了口气,“我一来就面对这么多,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我的命。即便我想努力活下去,也要看天意,这不是我没有信心!”

“这就是没信心,还没拼尽全力就在哀叹,还说尽天命不公,上天给你机会活下来才叫不公!”

嘶——

初樱被这话噎得发不出任何声音,只是不停地吸冷气,好像在经受心灵的敲打。这话有错吗?

没错,洛意说得对!

初樱冷笑几声,点了点头。“不愧是毒舌,真有一语点醒之效!”

“主子说话越发接近大众了!”

初樱一愣,挠了挠头。“这不都是被你传染的吗?你们说的文言文,我只能会一半!”

“主子聪慧,学东西快,希望明天能得一个好师父!”

“师父?”

“主子什么也不会,不请师父,该如何竞选?”

“谁说我什么都不会,我只是不会武功!我又不当杀手,何必学那么多?”

“有时候杀人还要简单些!”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