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天地神兵鉴
天地神兵鉴

天地神兵鉴 七夜雪寂 著

连载中 叶天武

更新时间:2020-07-02 20:51:19
主角叫叶天武的小说是《天地神兵鉴》,它的作者是七夜雪寂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水牢里,她双手被铁链紧锁,右手紧握的匕首,狠狠刺入了他的心脏。水声,铁链的撞击声,还有脆弱的呼吸声在这安静的囚室里慢慢扩散。  他双臂抱着面前的女子,嘴唇轻轻贴着她的耳垂,声音嘶哑而又充满痛楚:“如果……这就是你想要的……我不会……后悔……”  感受到那双手臂的力量开始逐渐消失,她那双深邃的红眸瞬间呆滞了,脸上的所有的表情都消失了。那双红眸中,滚烫的泪水滴落到身下冰冷的水里,荡起一朵朵涟漪。  他曾经说过,如果她要他死,他不会反抗,因为,那是他欠她的……  ———————————————————————————————————————月光色,女子香,泪断剑,情多长,有多痛,无字想,忘了你;  过情关,谁敢闯,望明月,心悲凉,千古恨,轮回尝……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冷家这一行人牵着马找到了一处大酒楼,订了几间房。店中的伙计将马安置好,几人才上楼。

而门口风渊那家伙正一脸幽怨地看着冷夜宸走进了那家华丽的酒楼,顺便还收到一个意味深长的回笑。

他不由得对着自己手中的一个金币感慨:“果然有钱人就是不一样!”

然后他默默地转身,进了对面的一家小客栈,弄了两个馒头,一脸幽怨地订了一间房。

冷夜宸入住的这加酒楼叫“君留住”,里面的气氛显得十分融洽,并且十分安静。他上楼查看了一下房间,然后下楼叫人弄了几盘好菜,再弄上几坛酒,叫人送去对面的小客栈。

不用问他便知道风渊不会去离自己太远的地方,而这附近可住人的地方也就那么一家小客栈。

冷夜宸一进那家客栈,便有人一脸殷勤地凑了上来,花点钱便打听到了风渊所在的房间。他慢慢爬上那木头做的梯子,后面一队端菜的小厮,引得客栈中不少人议论。

“这人是谁啊?好像没见过,看样子很有钱。”

“有钱人多的是了,都进了对面的‘君留住’了,谁还会到这种破地方来!”

“难道没有人教他有财不能外露?”一名中年男子呡了一口酒,眼神有些若有若无地瞟了一眼冷夜宸,似乎记住了他的外貌,然后又朝两边的人笑了笑:“似乎有人送钱上门了!”

“喝酒,哈哈!”周围的人举起酒杯,脸色的笑容虽然很豪爽,但心里却已经开始怎么去算计我们的太子爷了。

此时风渊正一脸幽怨地躺在床上啃馒头,他那样子看上去有些让人觉得惊悚,仿佛与那馒头有着不共戴天之仇一样。

他先用手把馒头捏扁了,然后一副气愤的样子重重地咬了下去。

嘴里含糊不清地埋怨道:“有钱人就是有钱人,真是太他妈可怜了我。下次见到冷夜宸,一定要勒索得他倾家荡产,否则我就……”

“否则你就怎么样?”冷夜宸早就站在门口好半天了,这家伙房门大开着,一个人躺在床上满脸抑郁的样子,连自己到了门口都没发现。

原本那些小厮准备将菜端进屋子,却见风渊那丫的来了这么一句,冷夜宸便将他们拦了下来,然后一脸笑意地看着那丫的啃馒头。

听见有人说话,风渊一回头刚准备开口说话,却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

他脸上郁闷的表情瞬间消失了,换上一副极力讨好的表情,有些干巴巴地说道:“我就吃三个月馒头!”

“呵呵,真是这样?”冷夜宸勾起嘴角,走了进来,脸上的笑容,让风渊觉得有些心里毛毛的。

“大哥,我怎敢骗你啊,我现在正在罚自己吃馒头!”说真风渊才床上翻下来,给冷夜宸拖出一张椅子,用衣袖擦了擦,意思是让冷夜宸坐下。

不知道为什么,冷夜宸突然就想捉弄他一下,这家伙的表现实在让他觉得太逗了。

他坐到椅子上,然后对外面的人说道:“都端上来吧!”

然后风渊便一脸震惊地看着一些好吃的摆满了桌子,惊愕得刚咬下的一块馒头也从嘴里掉了出来。

此刻他绝对已经后悔自己刚才说的话了,恨不得立即刮自己两个耳光,为什么这张嘴就这么犯贱呢?

冷夜宸见风渊对着那一桌子菜狠狠香了一口口水,眼前一片金光闪烁的样子,他轻咳一声,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用筷子夹了一块鱼肉放入嘴里,脸上露出一副十分享受的样子。

然后对站在那一脸幽怨看着自己的风渊说道:“不愧是‘君留住’的东西,果然是一分钱一分货!风渊,你要不要也尝尝?唉,我忘了,你刚才说要是下次见到我不让我倾家荡产就吃三个月馒头?”

说着冷夜宸冲他挑了挑眉,眼神扫过他手中的馒头,十分狡黠地笑了笑。

这丫的太邪恶了!这丫的太邪恶了!

刚才冷夜宸是问话他差点便答应了,但一听到其后来又补充的一句,整张脸都黑了下来,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最受吗?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苍天啊,大地啊,救救我吧!

风渊舔了舔嘴唇,然后冲到桌子边,十分激动地坐下,将手里的馒头往桌上一扔,抓起旁边的筷子打算夹菜。

冷夜宸用筷子一挡,无论他往哪去都下不了手。

这丫的一急便将筷子放下,直接用手了。

他手刚摸上盘子里的一只大烧鸡,冷夜宸的两只筷子便从他的指缝间穿过,将烧鸡狠狠叉在盘子上。

“大哥,不用那么狠吧!我承认刚才说错话了成不?”风渊说这话时根本没看冷夜宸,而是猛盯着盘子里的那只大烧鸡,就仿佛这一生没吃过鸡那样馋涎欲滴的眼神让冷夜宸差点就无法淡定了。

这家伙太逗了!

见冷夜宸已经一副不屈不挠的样子,风渊怒了,开口来了一记:“你丫的一个人用得着两只碗两双筷子吗?”

这话一出口,风渊立即像香了一只苍蝇似的噤声了。

看着冷夜宸的脸逐渐变黑,心道:“这些完蛋了,吃的没捞着,倒把这正主给惹怒了!”

“大哥,宸大哥,我的亲大哥!我刚才真不是故意说你的,额,刚才说的绝对不是你!”风渊将手缩回来,将手上的油在衣服上擦了擦,然后讪讪地笑了笑,立马规矩了。

“噗嗤——”冷夜宸实在憋不住了,这丫的简直就是一活宝。他松开叉住烧鸡的那只手,然后捂着肚子小了起来。

之后拍着桌子猛笑,断断续续地说道:“风渊,你,你真行啊。我还,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你,这么,逗的,人!”

见冷夜宸突然不顾形象地大笑起来,他才意识到自己被这丫的耍了,那严肃的表情都是装出来的,那种憋屈简直难以诉说。

但一扭头,望见那满桌子的好吃的,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满屋子的香味不断刺激着他的感官。

然后他立即用手将之前早就觊觎的烧鸡整个搬了过来,再瞟了一眼正笑得欢的冷夜宸,似乎在告诉他这只鸡是我的了。

上次就已经见识过风渊吃饭速度的冷夜宸再一次傻眼了,还没等他缓过气来,那一桌子的菜就已经一卷而空。只剩下满地的骨头。

风渊打了一个饱嗝,然后用指甲剔牙,再抓过一坛酒,揭开盖子就直接灌了下去,这才满意地摸着肚子坐在椅子上。他眯着眼,似乎在回味之前那一桌的美味。

冷夜宸再次被他吓住了,他从刚开始就吃了那么一块鱼肉而已,自己还没吃饱,这菜就没了。

早知道这家伙那么瘦弱的样子可以吃下那么多人的分量,他就该先吃一些再让风渊动手。

而后,他看了一眼风渊,又笑了,因为门外有人端上一个火锅,这才是最后的压轴大菜,“君留住”的第一名菜。

看那家伙的样子,估计现在已经吃不下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