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重生之嫡女攻心计
重生之嫡女攻心计

重生之嫡女攻心计 念离 著

完结 肆豫景狂落千岚

更新时间:2020-07-02 20:45:39
《重生之嫡女攻心计》作者:念离,玄幻类型小说,主角:肆豫景狂落千岚,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前世,她是众人眼里,凭借当今皇上发妻之名,登上后位的幸运女人,却没有人知道,她为了那个男人,双手沾满鲜血,脚下踩着累累白骨,可成想,到头来,她换来的是刚出世的孩子,被那个男人活活掐死!她的外祖父一家被满门抄斩,母亲郁郁而终,师傅被人陷害遇难,都是她最爱的那个人做的!她果真是愚不可及!他们竟然连一个全尸也不愿给她留下,将她一个刚刚生完孩子的产妇扔进棺材,一把大火将她挫骨扬灰!那时,她只想要化身厉鬼,将他们一个个都拖入地狱,万劫不复……苍天有眼,一朝醒来,她重生十二岁,无人知晓她那怯弱眸子下隐藏的远远是嗜血与恨意。这一世,她要让自己这一身医术逆了天下!覆了天下!却不想半路跳出来一个,她前世也不知晓的“肆王”,面对他,她从来只是一句话:王爷,请你自重。而他却总是邪魅一笑,在她耳边轻呵一口气:孤姓肆豫,名景狂,爱妃叫错名字了……...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落千岚回到自己的那间小茅屋,眼前的屋子并不华丽,门窗都是破破烂烂的,甚至有的还破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洞。 但是,屋里有着浓郁的药香气。 落千岚生出了一种奇异的亲近感,仿佛很喜欢这间屋子似的。 也是,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今年应该就是云国三十一年,不出意外,再过一年落家的人就会来接她回去了。 回去之后的勾心斗角,也许还真没有在这个茅草屋呆着舒坦。 可是没办法,她要报仇,报仇是需要付出相应的代价的。 找到可以治愈鞭伤的药物,放到药罐里。 “当当”的捣药声勾起了落千岚的回忆。 以前在乡下时,经常受到何氏母女的毒打,她也只会过后好好处理一下,从来不敢反抗。 其实她大可以下一把毒粉,只是那时候心思单纯,不敢伤人,现在想想真是好笑。 可是,嫁给皇甫清漓后,为了他所渴望的权势,她游走于江湖与朝廷。 学会了算计人,学会了如何用那一身医术,陷害他皇甫清漓想要除掉的人。 那时的她也许真的爱得没有了理智,爱得癫狂。 最初那个想要悬壶济世,连伤人都不敢的少女,变成了他皇甫清漓谋利的工具。 想她师傅江神医传她一身医术,她如此,真的有愧于师门。 正想着,门就被踹开了。 落千岚不悦的皱眉,这个曾沛和她母亲何氏一样,来她屋子就跟去菜市场一样,从来不知道敲门。 “臭丫头,你快点给我配药,本小姐就在这里监视着你,避免你下毒谋害本小姐。” 曾沛高昂着脖子,神情锯傲,落千岚这个角度看不到别的,只能看到她的鼻孔。 这个曾沛,真是没有变,和以前一样跋扈。 可以说她长得不错,唇红齿白,皮肤白皙,在一群乡村丫头里是一等一的美人。 所以曾沛一天到晚都做着嫁入高门的美梦。 脾气也越来越跋扈。 落千岚心中纵然不悦,也得忍,忍下去。 落千岚好不容易说服了自己。 “小姐,千岚受伤了,如果不先把自己的伤处理好,到时候做的药里也会有血腥味。” 落千岚的泪水在眼眶打转,看起来仿佛那曾沛真的是什么小姐,而落千岚是一个丫鬟。 曾沛听到落千岚这么说,神情更是得意,如果她有尾巴的话,此时定是要翘到天上了。 “哼,算你识相,本小姐不和你一般见识,你捣鼓你的,本小姐等着你。” 说完后,曾沛就在落千岚的屋子里踱步,头高高的昂着,眼神不屑,那样子,像极了一种动物。 嗯……像什么呢…… 就像一只大公鸡,就差长几根毛了。 落千岚这么想着,眼里闪过一抹讽刺的笑意,低头仔细的捣药,此时屋子里安静得只有那捣药的“当当”声。 突然…… “啊!” 曾沛吃惊的尖叫,她盯着眼前的东西,眼睛里都要发出光了。 落千岚听到她大叫,眼里有着极度的不耐烦,这个女人,真是! “小姐,怎么了?”落千岚佯装关心的样子,走到曾沛眼前温声询问。 “小贱人!你找死是吧!这么好的一对镯子你居然胆敢私藏!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曾沛直接在落千岚受伤的手臂上狠狠扭了一圈,落千岚倒吸一口冷气。 这手臂上的伤口还在流着脓,她居然就用这么恶毒的法子对她落千岚。 她真的好想现在就杀了这个女人! 可是不行,她现在浑身虚弱无比,屋子里没有配好的毒药,她只能忍着。 “小姐,你是在说那对羊脂玉手镯吗?” 落千岚诺诺的问着。 “废话!你居然胆敢从落家带东西过来,却藏着掖着,真是不知死活,看本小姐今天怎么收拾你!” 曾沛作势,就又要在落千岚的胳膊上,狠狠掐一把。 落千岚却打断了她。 “小姐!千岚不是私藏,这对镯子是母亲生前最为喜爱的镯子。 她到临行前手里还拽着这对镯子,费了很大的劲才从她手里拿出来。 听说人死了之后,她的遗物也可能沾染上了死沉之气,可能把母亲的亡灵给引来。 千岚怕不吉利冲撞了小姐,才一直不敢拿给小姐看,千岚知道错了,千岚把这对镯子奉给小姐。” 落千岚语气诚恳,眼里都是满满的诚意。 “呸!死人的东西也拿给本小姐!滚滚滚!” 曾沛急忙拂了拂袖子,不再去打那对镯子的主意。 沾染了那种晦气的东西可是不吉利的。 在曾沛看不到的地方,落千岚眼里有着冷冷的笑意,这个曾沛还是和以前一样蠢笨,空长了一张皮囊。 她还记得前世被曾沛发现了那对镯子,她死活也没有给,最后吃了一记毒打,镯子也没了。 现在凭着三言两语就可以骗过她,她是不是要谢谢皇甫清漓让她懂得这些。 “小贱人!傻站着干嘛!快点过来配药!” 曾沛骂道,真是倒霉,这么晦气的东西她还碰了。 她厌恶的拍了拍手。 落千岚把捣好的药敷在胳膊上,开始给曾沛配那“美人媚。” 她可是记仇的,先前曾沛可打过她,这“美人媚”本身就会让女子不育,要是她再加点作料的话…… 看着曾沛的背影,落千岚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车钱子三前,白薇一钱,水露须两钱……” 落千岚心中默默的在心里念着,当然,没有人知道她在药里放了些什么。 “小姐,药好了,您过目。” 落千岚低垂着头,看上去甚是卑微。 曾沛看到那颗药丸晶莹剔透,香气清芬,不禁想要赶紧回去服下。 但是她还是冷嗤一声道:“相府嫡女,不过如此嘛!还不是本小姐的一条狗!” 说完就扭着腰身走了出去。 “美人?呵,但愿,你不要成为第一个拉到不行了的美人。” 落千岚看着她消失的背影,喃喃自语,眼里没有了别的东西,只有木然与冷漠。 害过她落千岚的,她不会再心慈手软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