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玄幻 > 蛮荒狼神
蛮荒狼神

蛮荒狼神 赤耳丹宁 著

连载中 易立汪汪

更新时间:2020-06-29 21:28:58
赤耳丹宁新书《蛮荒狼神》由赤耳丹宁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易立汪汪,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纵使生而为刍狗,但我依旧要向那苍穹露出我的獠牙!  纵使折断我的犬牙,纵使拔光我的皮毛,纵使瞎目断尾,我却从无畏惧!我不为生而生,不畏死而不死!我就是我,我是一条狗,更是一条返祖成功的狼!我将会像我的祖先一样,呼啸在戈壁荒野,奔跑如飞,将那仇敌狠狠地撕裂成碎片!  我是一条狗,我为自己代言,我将用尽全身的力气,去追寻自己的使命!”  易立。……苍天待其如狗,世人称其为二狗,那么名为二狗的他,能否在这沉浮的世间,打拼出属于他的传奇?!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易立发现自己成了一条冰犬后,竟然还是有些好处的。

那就是,以前没有机会看到别人的另一面,而现在却是有大把的机会,可以看到别人的另一面。这个所谓的另一面,是不同于在大众面前的自己,而是在黑暗中,在别人背后的自己。

是的,他观察到不少人有这样的“另一面”。

比如说,虢夫此人……尽管他习惯性隐藏得很深,可是易立,还是发现了他偶尔时的不同。

还有,即便是景梦瑶这个可爱的小姑娘,她也有另一面。

这些天,她有些担忧,独自一人的时候,时常向二狗倾诉,只因为她口里的那个“白大哥”。原来,这个名为白斩空的俊朗少年,和景梦曦二人之间,有婚约在身。瑶瑶很害怕,姐姐出嫁到白府后,自己往后的日子,怕是又要凄苦无助了。

瑶瑶心中的忧虑,却不曾和姐姐景梦曦说,只是独自一人,向二狗倾诉。

此时的易立,便听着她小声的倾诉,心中颇有些不耐,随着婚期的临近,瑶瑶向他倾诉的频率也越来越多。

看得出来,这个小姑娘很无助,时常背着人流泪。

可易立现在想的,却是如何找个方法,把景荣给弄死!

景荣若是悄无声息得死了以后,恐怕所有的矛头都会指向虢夫。因为前几天,虢夫和景荣在演武场大闹一场,不是他虢夫干的,又会是谁?如此一来,虢夫定是会被愤怒的景府处死,作为景氏少年天骄,景荣的陪葬……这样,悄无声息中便可大仇得报。

可是,怎么才能弄死景荣?!

易立想得头颅快要爆炸了,也没有丁点想法。他考虑了很多很多,杀死景荣的方法,可大多是不大现实,亦或者是被眼下的条件所限制!可若是连景荣都弄不死,何谈杀死洞灵境巅峰的虢夫呢?给冰犬母亲报仇,最终不过是无法实现的臆想罢了。

想到无法给冰犬母亲报仇,易立的心,很痛。

他痛恨,为什么自己是条狗?为什么如此无能?!

趁着瑶瑶没有注意,他跑了出去,脑海里一头混乱,各种想法不断地浮现,却又被他一一排除。

这件事必须得做到神出鬼没,否则的话,以现在自己的实力,一旦被发觉丝毫蛛丝马迹,那等待自己的,怕是灭顶之灾。

谋他人命者,首先要谋的,应该是自己的命。

这才是“谋”的意义。

若是谋命者有丝毫的闪失,这“谋”,就没有丝毫的意义。

谋命,就是要做到天衣无缝。

易立脑海里不断地推演着,每一个想法和计划,他的眼睛深处,渐渐变得有些血红,可惜,他能想到的计划,基本上都有或大或小的破绽。杀死景荣可以,可是想要他脱身,却是很难。

可此时的自己,毕竟是一条小冰犬,很难吸引别人的注意力,如此一来,还有成功的几率……尽管心力交瘁,可易立并不打算放弃,他觉得,自己还有一丝机会去拼,仗着的,便是自己冰犬的身份。

可……

易立内心苦涩一笑,罢了,大不了就是死,冰犬母亲带给了我第二条生命,那么,为她报仇而死,也算是了却这一段可悲可叹的因果。

此时的易立,他已经下了必死的打算。

他已经不打算“谋命”了,他要“玩儿命”,可玩儿命的结果,最好也是和景荣同归于尽。可如此以来,成功借他人之手杀虢夫的概率会大打折扣!极有可能,自己死了,却没有达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易立心中苦涩的同时,也有些不甘。

别了,这个奇幻的世界!

他有些惋惜,毕竟,尚还没来及探索一番,这个和他生前完全不同的世界,不得不说,是一个遗憾。

“上苍啊,你把老子弄成了一条狗,却又让我没了娘,这是要玩死我么?”

易立悲愤得仰天嘶吼,汪汪的怒吼声音,在园子里回荡。

这个时候,两道声影如风般出现在了易立的不远处,一脸担惊受怕的神情,待看到了园子里,不过是一条小冰犬后,便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其中一人,更是手腕一抖,便要将二狗杀死。

却被旁边白衣如雪的男子,给挡住了!

这白衣如雪的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和瑶瑶的姐姐有婚约的男子,白斩空!

白斩空,是白府的三少爷,为人英俊潇洒,风流倜傥,虽然白家在朔方城的势力不如景家,但白斩空此人的身份,却是不一般。

和景梦曦一样,他同样拜师云天大宗,是景梦曦的师兄,在宗内要比景梦曦的地位,高上不少。

故而,两家联姻,倒也算得上是门当户对。

白斩空身旁,乃是自幼陪同他一起长大的家奴白仲,此人修为倒也不凡,竟是达到了洞灵境的七层巅峰,和景梦曦一般无二。

正是他,看到了在园子内叫吼的,是一条冰犬,便要举手灭了他!

二狗吓了一身冷汗,他能够感觉到,白斩空身旁的那人,真的是要杀死他的,若非被白斩空隔开,自己这小命,就真得交待在这里了。

招谁惹谁了,二话不说,就要被人杀,易立心中的悲愤,可想而知。

“你给老子等着!”易立郁闷得嘶吼,喊出来,自然变成了汪汪的叫声。

此时,只听白斩空说道,“白仲你若杀了这畜生,恐怕会再生事端!如此一来,反而会影响到大事!”

白仲说道,“一条有点灵性的狗而已,杀了它又有何妨?!”

易立听了他们的话,立即破口大骂,有这么不要脸的人么?当着老子的面,就骂我,心里委屈啊,愤怒啊!“汪汪汪……你们连牲畜都不如!”

白斩空笑了,面容如太阳般和煦,他弯下腰了,抓住二狗,抚摸着,“二狗,乖!”

“乖你姥姥个嘴,汪汪!”被此獠抱在怀里,易立心中一阵恶寒,你这是干什么?你干嘛要摸我?好恶心啊!!我易立虽然穷困潦倒,但一生却是挺直了腰杆活着,没想到,成了一条狗后,被人强势掰弯了,苦也。

易立心中悲恸,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无奈,连嘶吼都没有必要。

“嘿,你看,这小冰犬,还是蛮通灵性的嘛!”白斩空笑着说道,“之所以不让你杀这条冰犬,是因为它是景梦瑶的。若是它失踪了,恐怕景梦瑶会把整个景府都掀个底朝天,到时候,徒生事端,对我们大事,怕是有影响!”

“这件事,绝对得按计划进行,容不得,丝毫的偏差!”白斩空神色变得冰冷,缓缓道。

“走,我们继续商量细节!”白斩空抱着二狗便要进屋。

感情,不知不觉中,二狗竟是跑到了白斩空这边的房屋来了。

“少爷,这条冰犬……”白仲看着二狗。

白斩空笑了笑,“无妨,不过是一条狗而已。”他看着二狗,一边说,一边笑嘻嘻得逗弄着二狗。

易立强忍着心中的不适,但还是装作一副乖巧,蠢萌的样子。

虽然这种表情,对女人颇有杀伤力,但是对男人,作用毕竟有限。

不过即便如此,却也能够让白斩空,没有意识到二狗的不同。

是啊,看上去,他本就是一条狗嘛。

易立算是明白了,敢情这二人在屋内,是在商量着什么不可告人之秘密。他本不愿意听,可却架不住白斩空,硬是把他抱进了屋内。

也罢,听听吧。

易立无奈得想道,成了冰犬后,就剩下这点好处了,只是不知道,白斩空这二人的另外一面,又会是什么……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