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重生之商路亨通
重生之商路亨通

重生之商路亨通 尔轩 著

已完结 林子锋

更新时间:2020-06-29 22:21:35
尔轩新书《重生之商路亨通》由尔轩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林子锋,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林子锋穿越回二零零二年,泡警花、泡护士,赚富可敌国的金钱。但这都不是他的梦,他唯一的心愿就是:泡最辣的妞,喝最烈酒,做史上最强狂爷!...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人群中传来一阵骚动,一曲唱罢。

回过神来的乐队主唱愣了愣,不知眼前站着的年轻人究竟想要干什么。

董茜雯也有些紧张,生怕林子锋是搭错了哪根筋跑上去砸场子,也不知道玩音乐的有没有这种说法。

林子锋小声地和主唱交流着,后者听罢,沉吟了片刻,转过头开始和身后的成员们商量起什么。

众人都大笑起来,接着,就见梳着一头马尾辫的主唱帮着林子峰把吉他连上音箱,两个后台人员也上来帮着调整话筒。

即兴演奏?

会场一时热闹起来,大概是出于好奇,游客们都在期待猜测着这位突然出现的年轻人究竟要唱什么。

夜色渐浓,舞台灯光下,林子峰的高大身形显得挺拔帅气。

甚至连嘴角的胡茬都清晰可见,董茜雯不禁揉了揉眼睛。

自己同桌的架势倒真有一种音乐人的感觉,奇怪,他什么时候会弹吉他了?

事实上,林子锋也有些紧张,从小都不是什么众人焦点的他,还是第一次被这么多人注视。

“给我力量吧,茜雯!”林子锋心里默默祈祷。

拨弦试音,心如止水。

林子锋深吸了一口气,兴奋盖过了紧张,此时此刻,他就是这个世界的主角!

前奏响起,林子锋的solo略显生疏。

轻轻短短,显然是一首舒缓深情的歌,没有曲谱,身后的乐队也没闲着,开始跟着林子锋的主音即兴伴奏。

自由与奔放,这是音乐最大的魅力。

“天空它像什么,爱情就像什么,几朵云在阴天忘了该往哪儿走。”

陈奕迅的《阴天快乐》,现在变成了林子锋的《阴天快乐》。

这是专门为眼前的她而演奏的旋律,感情就像六月的天气,变幻莫测,多么美好真挚的感情也会面临挫折。

思绪定格在思念的人心中,就像天边的阴云不知何去何从。

前世的擦肩而过,就像一朵阴云,在林子锋的脑海挥之不去。

略显稚嫩的嗓音,其中却夹杂着饱经岁月磨砺的沧桑与深情。

温暖而又磁性的嗓音,让其它的瑕疵都变得不再那么明显。

会场的嘈杂声越来越小,行人的注意力都被这歌声所洋溢而出的感情所吸引。

默默地听着这个男人的诉说,即便素不相识,音乐也能用它特有的方式把感情传达到心里。

人们仿佛能听见一个男人内心饱含的深情,听见他的迷茫,思念,悔恨与惆怅。

“思念和寂寞被吹进了左耳,也许我记不住可是也忘不掉那种神秘的快乐。”

思念与不安被风吹进了专听情话的左耳,林子锋也记不清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和董茜雯,超过了朋友的那层关系。

然而几经岁月的折磨,即便跨越了时空轮回,他也依然忘不掉那种相互占有而又隐秘的快乐。

“听阴天说什么,昏暗中的我,想对着天讲说无论如何阴天快乐。”林子峰一边唱着,一边把视线移到台下那个痴痴望着自己的女孩。

这一句,既是对自己,同样也是对她而讲,即便人生有着种种磨难,世界依旧那么的美丽,人应该勇敢地面对苦痛,人应该快乐的接受现世。

也许,自己上辈子选择轻生的做法并不妥当。

所以上帝才给了自己再活一次的机会,林子锋有感而发,短短的半月时间,他的心智已经悄然转变。

失去亲朋,失去爱人,学业不顺,事业无成,真相屈服于强权,理想妥协于现世…

你又是否在夜深人静时痛哭流涕?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苦事。

在场的很多小孩只是觉得好听,但更多的大人们则在扪心自问。

“叫阴天别闹了,想念你都那么久那么久了,我一抬头,就看见你,那个酒窝。”

既然下定了决心,就不要再有顾忌,我对你的爱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我的脑海里,全是你脸颊满满微笑的酒窝。

能与人谈一二三,幸事。

……

林子锋紧闭双眼,不曾声嘶力竭,却又精疲力尽。

不只是旋律,部分的歌词也被他重新修改。

“叫阴天别闹了,想念你都那么久那么久了,我一抬头,就看见了,那时的我。”

林子峰告诉自己,一定会记得当初最喜欢你的那个自己,因为那是我对你最真实的样子。

一曲唱毕,汗水顺着额头流下,林子峰大口喘着粗气,对着那个心中的她大喊:“能让我看你的笑,你的酒窝吗?”

董茜雯已经泣不成声,脸红喊道“不行!我没有酒窝,不过……”

在周围观众的起哄声里,就见的女孩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跳上了台阶,一头扑到那个刚刚唱了一首陌生歌曲的年轻人怀中。

“林子峰,我笑的好看吗?”董茜雯抬头注视着男孩的眼睛,吐气如兰,垂下的发丝柔顺如绸。

“嗯,好看。”林子峰发自内心道。

——

“兄弟,等一下!”

夜深之后,喧嚣过去,结伴而行的人们三三两两的离开广场。

李子峰回过头,发现叫住自己的是刚刚那个梳着马尾的主唱,这时他才来得及仔细打量,原来对方竟然和自己差不多大。

“sorry,忘记跟你道谢了,你们的伴奏很出色,比我这个半吊子不知道强出多少了。”林子峰挠着头发歉意说道。

“哪里,这简直是我们的荣幸。”主唱眼神炙热,自我介绍道,“我叫陈辉,是翔柔人,初中起就和朋友们组了乐队,说来惭愧,这么多年搞出来的东西也不如你刚刚的那一首,这是你的原创吗?”

林子锋心死也不能坦言,是自己剽窃了歌神日后的作品,打着哈哈道:“算是神来之笔吧,哦对了,我叫林子锋。这是我的…我的同学董茜雯,我们都在谷平三高上学。”

陈辉一副了然神色,一边从口袋里取了张便筏,写上了电话号码和QQ:“这是我的联系方式,子锋同学,也许我的请求也许有些过分,就是你能不能允许我们演奏刚才的那首曲子?”

“哦?”林子锋有种被一语点醒梦中人的感觉。

自己十五年的先知,并没有给自己带来任何技能上的优势,但在信息尤其是文化娱乐方面,自己这个常年泡网吧的无业游民倒是比每日加班的企业白领们涉猎更多。

也许自己以后可以写写歌,写写网文倒不失为日后一种赚钱的快捷方式。

陈辉还以为林子峰犹豫,赶紧说道:“当然,我们不会让你白出力,我们的贝斯手多金,我也有些存款,只要你同意的话,会付给你优厚的报酬,我们实在是太喜欢这首歌了,求求你,拜托了!”

说着,陈辉竟然鞠了个九十度的躬,这让林子锋着实尴尬。

“其实吧,这都无所谓的。”林子锋心念急转,暗中做了个打算,“就像你说的,我也十分喜欢这首《阴天快乐》,让它沾上金钱总是觉得过意不去,这样吧,我过些天从网上把歌词发给你,曲子的话今天你们也听过了,我也不太会写谱,何况你们比我更擅长这些。”

“这怎么好意思!”陈辉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大概是觉得自己让对方为难了。

“当然,我也没打算白给,只是你们要在乐队里给我挂个名,以后要是有什么灵感的话还会联系你,当然,那时候可就不是免费的了。”林子锋想了想说道,多年的阅历让他觉得陈辉是个信得过的人。

“就这样?”对方显然还没回过神儿来,但激动之色已经溢于言表,“真是太感谢了!以后,你就是我们“杀手”乐队的词曲指导了,林老师!”

“别别别…我还不一定有你大呢……”

林子锋有些应付不过来陈辉的这种天然性格,心中暗暗吐槽着乐队名称的中二;就这样一直聊了好久,两个人才得以“脱身”。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